图片来自网络

当所有人都在往前赶,我建议你输在起跑线

     
龟兔赛跑的故事,想来大家都是知道的。兔子觉得自己速度快,肯定赢,所以比赛到半路就开始睡觉休息了。等一觉醒来才发现,比自己慢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乌龟,已经快到终点,于是乎,最终的胜利,属于了一开始根本不可能赢的乌龟。在论速度上,乌龟和兔子几乎没有可比性,兔子完胜。但最终的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原因何在?乌龟胜在坚持,胜在不懈努力,知道自己速度慢,所以不能停,要一直不停的前进。而兔子呢?自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所以还没到终点,没到最后胜利的时候,就开始三心二意,放任自己。说白了,是兔子的优势成为了他自以为是的资本,也成为了使他失败的绊脚石。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1.

1.

     
 觉得自己还比较聪明,不怎么读书就能顺利通过考试。所以考前临时抱佛脚,没挂科。所以之后所有的考试都抱着这样的心态。的确不排除一些考试靠临阵磨枪就能通过,但是大多数的考试还是需要平时的日积月累。等轮到真刀真枪上阵,拼真本事的时候,那种速成的东西能好意思拿的出手?肯定是在第一轮PK途中就被Pass掉,毋庸置疑。

初中时的一次历史考试,复习时间只有十五天。

初中时的一次历史考试,复习时间只有十五天。

       
来一个鲜活的例子。一开始学日语的时候,班上一半是东南亚人(不会汉字,所以中国人学日语有优势)。或许觉得自己还比较聪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超过他们(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而且上课的内容觉得太简单了。于是乎上课就开始开小差,作业也开始抄答案。下课也不会预习复习,也不会背单词写句子。就这样维持了一个学期之后,问题来了。第二学期开始,换了班,周围都是中国的孩子(汉字这个优势木有了),上课内容也比之前难。渐渐的就发现,第一学期那些简单的,不被我重视的基础日语知识,成为了我的短板,难的知识渐渐的力不从心。但是选择题的考试凭运气还是能过,所以依旧觉得其实没什么大不了。到了第二年,正经要开始考学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日语是有多么的弱,多么的糟糕。口语和写作一塌糊涂,全是语法错误。可是我依旧能通过日语能力一级,依旧能在留学生考试的日语里拿到好成绩(都是选择题),所以到那个时候我还在自我安慰,其实我日语还是可以的。于是乎,依旧倚靠着自己那点自以为是的聪明,不重视基础
,想着比我还弱的人都能考上研究生,我为什么不行。

我对这类科目倒是蛮感兴趣,但特别讨厌背知识点。

我对这类科目倒是蛮感兴趣,但特别讨厌背知识点。

     
 结果当然赤果果的悲剧了。笔试全都因为日语不好挂掉,三年的时间,日语除了选择题考出来的几张纸,几乎没有任何太大的进步,跟人基本交流都有问题,一口哑巴日语,只有输入没有输出。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觉得我根本不会日语,也因此闹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这一切的起因,全都是自己的自以为是。一开始比错了目标,把自己跟弱的人比,觉得超过了他们,我的日语就棒棒的了。可是却没看到那么多日语说的很好的例子。总是借口安慰自己,他们学了很长时间,可是又很多学的比我时间短的人,日语依旧比我好。好吧,我找不到借口了。我就是那头兔子,硬生生把优势变成了绊脚石。

然而要命的是,考试就考知识点,书上印的也都是知识点,老师考前还不给划重点。

然而要命的是,考试就考知识点,书上印的也都是知识点,老师考前还不给划重点。

       自以为是的聪明,往往毁人于无形。

当时心想,我背不完,别人也背不完,既然大家注定都考不好,那就干脆不复习了。

当时心想,我背不完,别人也背不完,既然大家注定都考不好,那就干脆不复习了。

     
 所以宁愿像乌龟那样笨一点,但是知道坚持不放弃。也绝不要像兔子那样,自己毁掉自己。

于是当大伙用双手捂住耳朵,嘴角唾沫横飞地念经时,放任自流的我只把书左右翻着玩。

于是当大伙用双手捂住耳朵,嘴角唾沫横飞地念经时,放任自流的我只把书左右翻着玩。

翻来翻去,觉得上了一个学期的课,这本书有几章,每章讲的是啥都不知道,也是挺遗憾。

翻来翻去,觉得上了一个学期的课,这本书有几章,每章讲的是啥都不知道,也是挺遗憾。

既然已经对考试不抱啥希望了,那就干脆用这最后的几天,梳理一下整本书的脉络吧,也算有头有尾。

既然已经对考试不抱啥希望了,那就干脆用这最后的几天,梳理一下整本书的脉络吧,也算有头有尾。

当时也不懂怎么梳理,就傻乎乎的抄目录,把每单元的标题写在了一张大白纸上,不知道为啥,写完感觉脑子清楚了一点。于是又把每单元下面每节的题目再抄上去,抄完脑子更清楚了。便一鼓作气,把每节内容的每个小标题,以及这个小标题下大致讲了哪几个点,工工整整地抄在了那张大白纸上,白纸被填满,心里感觉像有了个大地图,一些地点之间还能搭建起关联。

当时也不懂怎么梳理,就傻乎乎的抄目录,把每单元的标题写在了一张大白纸上,不知道为啥,写完感觉脑子清楚了一点。于是又把每单元下面每节的题目再抄上去,抄完脑子更清楚了。便一鼓作气,把每节内容的每个小标题,以及这个小标题下大致讲了哪几个点,工工整整地抄在了那张大白纸上,白纸被填满,心里感觉像有了个大地图,一些地点之间还能搭建起关联。

那时距离考试只剩三四天,大伙背得头昏脑涨,但也生生背完了一大半,而我手里就只有这一张大白纸,但我感觉我可以搏一搏。

那时距离考试只剩三四天,大伙背得头昏脑涨,但也生生背完了一大半,而我手里就只有这一张大白纸,但我感觉我可以搏一搏。

时间有限,只能抓重点,那这么一本子厚书,到底哪里是重点呢?以前我不知道,但自从画出那张大白纸后,心里莫名有了感觉。便把自己想象成老师,按照那感觉去有侧重地看。

时间有限,只能抓重点,那这么一本子厚书,到底哪里是重点呢?以前我不知道,但自从画出那张大白纸后,心里莫名有了感觉。便把自己想象成老师,按照那感觉去有侧重地看。

最后我的历史成绩是学年第一名。

最后我的历史成绩是学年第一名。

2.

2.

那次以后,每当要备考历史,我都会给自己留出几天时间,拿出一张大白纸,抄目录,抄每小节的标题,在下面标注上这小节主要讲什么,争取做到让一本书在一张纸上就可以一目了然。

那次以后,每当要备考历史,我都会给自己留出几天时间,拿出一张大白纸,抄目录,抄每小节的标题,在下面标注上这小节主要讲什么,争取做到让一本书在一张纸上就可以一目了然。

这种做法在当时有点格格不入,所有人都在狂背,只有我在那一点点地搞自己的工程。老师说我在“绣花”,同学也劝我不要耽误时间,然而结果是,每次我的历史成绩都会领先全学年。

这种做法在当时有点格格不入,所有人都在狂背,只有我在那一点点地搞自己的工程。老师说我在“绣花”,同学也劝我不要耽误时间,然而结果是,每次我的历史成绩都会领先全学年。

这件事让我很早就明白了几个道理:

这件事让我很早就明白了几个道理:

第一、当大多数人都如何如何的时候,并不意味着你也要怎样。

第一、当大多数人都如何如何的时候,并不意味着你也要怎样。

第二、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狂热,你要提醒自己冷静,给自己一个跳出来的机会,站在更高远的视角旁观。

第二、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狂热,你要提醒自己冷静,给自己一个跳出来的机会,站在更高远的视角旁观。

第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慢也是快,走在错误的方向上,快也是慢。

第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慢也是快,走在错误的方向上,快也是慢。

高考前复习政治,坦诚讲这科目对当时我们来说真的挺难。理论倒好理解,但难在应用层面,尤其实选择题,四个选项跟四胞胎似的,看哪个都想选,一选就错,一错一大片。

高考前复习政治,坦诚讲这科目对当时我们来说真的挺难。理论倒好理解,但难在应用层面,尤其实选择题,四个选项跟四胞胎似的,看哪个都想选,一选就错,一错一大片。

当时老师叫我们搞题海战术,一天刷上百道选择题,做完就讲,讲完叫大家把错题整理在错题本上,可久而久之发现错的地方总会一错再错,可谓出门就上当,当当都一样。

当时老师叫我们搞题海战术,一天刷上百道选择题,做完就讲,讲完叫大家把错题整理在错题本上,可久而久之发现错的地方总会一错再错,可谓出门就上当,当当都一样。

我也是这样吗,不,我一道题都没错过,因为我一道题都没做过。

我也是这样吗,不,我一道题都没错过,因为我一道题都没做过。

每次有题发下来,我会认认真真读一遍题干,然后,直接去看标准答案,它说选哪个我就把哪个选项顺着题干读一遍。

每次有题发下来,我会认认真真读一遍题干,然后,直接去看标准答案,它说选哪个我就把哪个选项顺着题干读一遍。

长期这么顺下来,我形成了一种和出题人一样的思维习惯,高考政治选择题拿到了满分。

长期这么顺下来,我形成了一种和出题人一样的思维习惯,高考政治选择题拿到了满分。

当时这么复习的时候有人说我懒,连动笔都不肯,可我发现,这世界上另有一种勤奋的懒惰,那就是抓过来就干,不给自己反省和思考问题本质的时间。

当时这么复习的时候有人说我懒,连动笔都不肯,可我发现,这世界上另有一种勤奋的懒惰,那就是抓过来就干,不给自己反省和思考问题本质的时间。

你问他为啥,他振振有词:说自己不能输在起跑线。

你问他为啥,他振振有词:说自己不能输在起跑线。

是啊,不能输在起跑线的人,连系鞋带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开枪就跑,倒会领先个三五米远,但会输在终点。

是啊,不能输在起跑线的人,连系鞋带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开枪就跑,倒会领先个三五米远,但会输在终点。

3.

3.

很多生活经验都告诉我,越是面对重要且复杂的问题,越不能急,哪怕环境和别人再催你,你也要沉住气,给自己留一个上升到宏观层面看待事物的时间与空间。

很多生活经验都告诉我,越是面对重要且复杂的问题,越不能急,哪怕环境和别人再催你,你也要沉住气,给自己留一个上升到宏观层面看待事物的时间与空间。

几天前一位刚刚进入职场不久的读者朋友问我,要不要辞职。

几天前一位刚刚进入职场不久的读者朋友问我,要不要辞职。

他目前就职于一家4A广告公司,接触的是核心业务,对这个行业也感兴趣,而且能学到很多东西,这些都是好的点。

他目前就职于一家4A广告公司,接触的是核心业务,对这个行业也感兴趣,而且能学到很多东西,这些都是好的点。

然而让他起了辞职念头的原因,也很多面:比如薪水低,所在城市消费高,攒不下钱。比如工作压力有点大,上手项目感觉吃力,下班后的时间要拿来补课充电,没太多娱乐时间;比如经常被客户挑毛病,老板也常在他做错事的时候对他黑脸。比如他发现虽然公司规模很大实力很强,但晋升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然而让他起了辞职念头的原因,也很多面:比如薪水低,所在城市消费高,攒不下钱。比如工作压力有点大,上手项目感觉吃力,下班后的时间要拿来补课充电,没太多娱乐时间;比如经常被客户挑毛病,老板也常在他做错事的时候对他黑脸。比如他发现虽然公司规模很大实力很强,但晋升空间已经十分有限。

周旋于这些非常具体的问题,让他很困惑,走和留真的是两难。

周旋于这些非常具体的问题,让他很困惑,走和留真的是两难。

我就直接问他:你想要啥?

我就直接问他:你想要啥?

他好像很久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懵了一会直白地跟我说:我想多赚一些钱。

他好像很久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懵了一会直白地跟我说:我想多赚一些钱。

然后我们俩同时发现把这个大问题想清楚很多小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然后我们俩同时发现把这个大问题想清楚很多小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纠结于其中的原因要么是思考时站的不够高,要么是看的不够远。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纠结于其中的原因要么是思考时站的不够高,要么是看的不够远。

4.

4.

就拿这位读者朋友的问题为例:

就拿这位读者朋友的问题为例:

现在主要的大目标已经确定,那就是多赚钱。而多赚钱的最好方式,不是攒钱,不是简单重复地出售个人时间,而是让自己更值钱。

现在主要的大目标已经确定,那就是多赚钱。而多赚钱的最好方式,不是攒钱,不是简单重复地出售个人时间,而是让自己更值钱。

这家公司目前还能让他学到东西,而且平台够大,本质上讲这是一份可以让他增值的工作,那么暂时薪水低就不成为一项值得参考的问题。

这家公司目前还能让他学到东西,而且平台够大,本质上讲这是一份可以让他增值的工作,那么暂时薪水低就不成为一项值得参考的问题。

至于感到有压力常被挑毛病,这是刚进入职场业务不熟练手生的原因,目光放长远一点这个阶段最多也就两年,那不妨就继续干两年,利用这个时间磨技能学本事,两年后能晋升固然好,晋升不了或对薪酬失望,完全可以跳槽。

至于感到有压力常被挑毛病,这是刚进入职场业务不熟练手生的原因,目光放长远一点这个阶段最多也就两年,那不妨就继续干两年,利用这个时间磨技能学本事,两年后能晋升固然好,晋升不了或对薪酬失望,完全可以跳槽。

但现在不能跳,现在跳来跳去还是会遇到同类问题,而且没本事,毫无市场价值,时间这么短也构不成履历表上的工作经验。但如果能咬咬牙,把这两年挺过去,哪怕最后离职了,但那时手上又有本事,4A的工作经历也蛮好看,说不定还能在公司内部发现一些机会或攒下一些人脉资源,那时可以去更好的平台发展,也可以去同等规模的公司谋求更高的职位,甚至可以将这两年的成败心得做个梳理,带新手,出售经验。那时的收入,注定会翻番。

但现在不能跳,现在跳来跳去还是会遇到同类问题,而且没本事,毫无市场价值,时间这么短也构不成履历表上的工作经验。但如果能咬咬牙,把这两年挺过去,哪怕最后离职了,但那时手上又有本事,4A的工作经历也蛮好看,说不定还能在公司内部发现一些机会或攒下一些人脉资源,那时可以去更好的平台发展,也可以去同等规模的公司谋求更高的职位,甚至可以将这两年的成败心得做个梳理,带新手,出售经验。那时的收入,注定会翻番。

你看,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站在宏观层面把问题本质想通之前,人会像个无头苍蝇般乱撞,但想通之后就会有的放矢,不会被暂时的纷乱感受干扰视线,而是聚焦于目标方法与手段。

你看,很多问题都是这样,站在宏观层面把问题本质想通之前,人会像个无头苍蝇般乱撞,但想通之后就会有的放矢,不会被暂时的纷乱感受干扰视线,而是聚焦于目标方法与手段。

5.

5.

在很久以前,丛林里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它们之前进行过一次赛跑,兔子由于轻敌,输掉了比赛。

在很久以前,丛林里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它们之前进行过一次赛跑,兔子由于轻敌,输掉了比赛。

而这一次,兔子再次和乌龟站到了同一起跑线。

而这一次,兔子再次和乌龟站到了同一起跑线。

兔子吸取了过往的教训,并立志用这场比赛挽回尊严。

兔子吸取了过往的教训,并立志用这场比赛挽回尊严。

发令枪响,兔子一骑绝尘,而乌龟还在起点。

发令枪响,兔子一骑绝尘,而乌龟还在起点。

一天过去,兔子的位置已经接近半程,而乌龟的位置,仍然在起点。

一天过去,兔子的位置已经接近半程,而乌龟的位置,仍然在起点。

两天过去,兔子快要拼了老命,终点已经进入到它的视线,心想这次总算要赢了。

两天过去,兔子快要拼了老命,终点已经进入到它的视线,心想这次总算要赢了。

结果到了终点才发现,乌龟正用这次比赛的奖金,为叫来的出租车买单。

结果到了终点才发现,乌龟正用这次比赛的奖金,为叫来的出租车买单。

End.

End.


韩大爷的读写训练营火热招募中:

博采众长,知行合一:韩大爷的杂货铺“读写训练营”

各平台开白等事宜请给我的经纪人bingo_发送简信。(发送方式:点击蓝色字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