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现在的网络小说很火,其中造就了一些强如唐家三少、辰东、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等年入千万的顶阶大神级作家。但是很多人都对于网络小说这个行业持有诟病,觉得都是低俗文学,不知各位怎么看?

摘要:
总体来看,网络小说的题材丰富,写法多样。而在这背后,是不同追求的分野,不同情趣的互动,是写作与阅读的细分。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间网络小说改编影视的力度很大,有影响的作品也很多,如、【遍地狼

摘要:
当一个群体受关注度高的时候,它的新闻也会成正比地多起来,不管是好新闻,还是坏新闻。2013年,网络文学作家新闻不断。先是今年4月,传出著名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抑郁式悬疑剧;相隔不久,又传出网络文

回答:

表面看来,2011年网络文学受到前所未有的瞩目:继参评鲁迅文学奖之后,这一年有7部网络文学作品入围茅盾文学奖,虽然在第一轮的评选中落马,毕竟已往前迈出标志性的一步;中国作家协会吸纳唐家三少、当年明月等网络文学作家为全委会委员,作协重点扶持项目中也包括了网络文学;鲁迅文学院举办了4期网络作家培训班,中国作协组织“网络作家与传统作家结对交友”活动,希望网络写手受到传统文学写作训练,能够逐渐走向成熟。

当一个群体受关注度高的时候,它的新闻也会“成正比”地多起来,不管是好新闻,还是坏新闻。2013年,网络文学作家新闻不断。先是今年4月,传出著名网络作家“南派三叔”自导自演的一出抑郁式“悬疑剧”;相隔不久,又传出“网络文学累死网络作家,写手‘十年雪落’过劳死”的新闻。

首先呢,网络文学的发展是一个好现象。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莫言说的。

葆有活力的新兴文学板块

与此同时,某些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后又呈现大热之势,如《步步惊心》、《甄嬛传》、《宫》等,让一批网络作家名利兼收。网络文学作家究竟是怎样的生存状态?无论是十分诱人的“一夜爆红”,还是让人望而却步的“抑郁症”、“过劳死”,都不足以概括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

虽然在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很多人还是对他有些不屑。

种种迹象表明,不仅仅是主流文坛在向网络文学作家敞开了怀抱,评论界也以积极的姿态靠近网络文学:由广东省作协创办、杨克主编的创刊,网络文学研究院成立。北京大学副教授邵燕君“北大新世纪网络文学研讨课”开课,这位曾沉浸于传统文学研究的年轻学者,在表示对传统写作的失望之余,转身投向生气勃勃的网络,并在其中找到了文学的希望所在。

创作起点不分高低

但是他的话多多少少有些用的吧?

尤值一提的是,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2011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他们正在策划评选网络经典作品。

国内最大的网络文学写作平台之一、起点中文网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内从事网络文学创作的作者,具体数字难以统计,这是一个全民写作的时代。网络文学并没有所谓“准入门槛”,所以,任何起点的人,都可以在网络文学这个平台上书写。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具有丰富想象力、对文学有一定追求的人,都做着“文学梦”。

他认为网络文学的发展改变了中国文学创作的格局,

所有这些,是以飞速发展并逐渐各霸一方的网络文学作品作为支撑的。2011年,网络文学越来越多地影响社会潮流并形成文化现象。被改编成电影,、等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

网络文学作家“孑与2”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他2012年下半年才踏足网文圈,从连载开始,一路领先,受到读者喜爱。2013年5月,正式成为起点中文网大神作者,其作品《唐砖》位列“百度搜索风云榜”小说类总榜第16名,历史军事类第1名。

文学的门槛降低了,走向文学的道路变得更加宽阔和多样。

不过十年时间,中国的文学网民人数达2.27亿,约占网民总人数的47%;以不同形式在网络上发表过作品的人数高达2000万人,注册网络写手200万人,通过网络写作(在线收费、下线出版和影视、游戏改编等)获得经济收入的人数已达10万人,职业或半职业写作人群超过3万人。在网络作家队伍中,男女作者比例基本持平,18~40岁的作者占75%,在读学生约占10%。

但他的写作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2012年,“孑与2”的作品《唐砖》在一家网站连载了两个月之后,申请签约杳无音信,坐在电脑前,“孑与2”看着自己10万字的心血就要灰飞烟灭而心灰意冷,本来想放弃了,但后来得到了妻子的鼓励,“孑与2”决定再试一次,选择了新的平台,没想到6天之后,主编便邀请他签约。

图片 1

网络文学真的走向成熟了吗?

当时,他就想,如果这本书每个月能给家里带来2000元的收入他就心满意足。谁料想,上架后的第一个月,收到的稿费让他瞠目结舌:2.6万元的稿费几乎是他在西北这个沙漠里的小城市一年的收入。“孑与2”表示对自己现在的收入非常满意,因为“一个从几百元工资开始,用了快20年才涨到2000元的人,如果对现在还不满意,那就无话可说了”。


“网络文学领域,既泥沙俱下,又藏龙卧虎,丰富性中具有芜杂性,芜杂性中又有可能性。现在的网络文学,已逐渐成长成为传统文学之外的一个葆有活力的新兴文学板块,这个板块可能没有传统文学看起来那么清晰和规整,水平也参差不齐,但它确实是文学写作爱好者演练才华的一个超级舞台,也是文学写手与文学读者彼此互动的一个活动平台。”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评论家白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愿意在传统文学的青春期的意义上,来看待网络文学,并对它的发展前景表示乐观。

读者才是“衣食父母”

现在网络小说太多了,每天都有作者在新开坑,每天也都有作者在太监。

据白烨提供的统计数据,2011年小说出版总量达到了4300多部,除去少数中短篇小说集之外,长篇小说应在4000部以上。其中传统的严肃文学类小说约在1000多部,近3000部的长篇小说应为类型化的网络小说。现在的长篇小说领域,传统的严肃小说与网络的类型小说并行发展,各行其道的情形,已是一个基本的定势。那么,2012年的网络文学有何新的发展趋势?

不知道大多数网络文学作家,有没有像“孑与2”这么幸运。很多网络文学作家,常常自嘲为“码字民工”,“以字论价”的幸运时刻,常常要等很久,或者永远也等不来。网络作家的收入是由作品人气来决定的,作品越优秀,人气越高,所获得的收入越高。“孑与2”坦陈,作为一名网络作家,他最看重的就是读者,“说他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毫不为过”,所以他这个并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的人,必须认真地回复读者的疑问和问候。

其作品良莠不齐是正常的现象,所以有很多的小说是出现低俗化的问题。

过去的网络小说的出版运作,多为与图书文化公司合作的地方文艺出版社,现在随着出版社与文化公司的普遍联营与深度合作,出版网络小说的出版社已越来越多,但出版作品较多,影响也较大的,主要是那些并购了一些知名图书公司因而市场运作更为到位的出版社,如凤凰传媒、长江文艺、中南传媒等,还有一些出版大社也开始介入网络文学的出版,如人民文学、中国青年、作家社等。白烨认为,这是出版改制与市场运作的一种必然选择,因为现在有市场又有效益的文学图书并不好作,网络小说因为已经在网际积聚了一定的人气,造成一定的影响,把它们转化为纸质作品出版,不会有太大的风险,反而还可能作出连锁的效益,如版权转让、作品改编等。这样一些原因,使得网络小说渐渐成为出版选择中的一个热点。

另一位网络文学作家“傲无常”也表示,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读者和编辑。“傲无常”从事网络文学创作已经十年,当初是因为纯兴趣,直到赚钱了才觉得这一行很有趣,就一直做了下来。如今,他都是朝九晚五地码字,偶尔加加班,结束后就轻松娱乐,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种“过劳”状态。

其实呢,网络小说是走向通俗化的产品,很多的网络小说都是快餐式文学。

给纯文学突围提供借鉴?

但由于网络作家队伍庞大,竞争非常激烈,据称大多数网络作家的真实生活其实很艰苦,过着每天熬夜、绞尽脑汁,拼脑力更拼体力,更新几万字的模式化生活。商业化运作的网络文学网站支付的稿费标准特别低,千字还不到几十元,甚至千字只有区区几分钱。

并没有包含什么内涵和文学价值,因为他写出来就是为了给人们娱乐放松的。

从网络文学本身的创作看,2012会有怎样的趋势?题材有何变化?白烨认为,要从网络与纸媒两个方面来分析。

被认可的N种可能

但是他不等于是电子鸦片,精神毒品。

网际的网络小说与纸质的网络小说,日渐呈现出各有侧重的两种趋向。在网际流传甚广,影响也较大的网络小说,主要是玄幻、科幻、仙侠、穿越等类型,而出版较多又较有市场的网络小说,则主要是青春、言情、官场、职场等类型。似乎网上流传的题材类型,多偏于浪漫意蕴的虚构,而纸质作品的出版,更偏于现实生活的写实。

近年来,网络文学作家被认可的途径,出现了N种可能。第一种,最为直接——即作品成为畅销作品,或者因为被改编为影视剧而大热,比如《甄嬛传》、《步步惊心》、《盗墓笔记》等等。“傲无常”认为,影视作品选择网络文学的原因,是因为网络文学接受过市场的检验,网络文学对读者口味喜好的掌握是最前线的。它们有庞大的读者群,更加贴近普通人,普通人群才是支撑影视剧市场的主力。

连网络游戏都渐渐的去掉这个称呼了,怎么能强加给网络小说呢?

总体来看,网络小说的题材丰富,写法多样。而在这背后,是不同追求的分野,不同情趣的互动,是写作与阅读的细分。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间网络小说改编影视的力度很大,有影响的作品也很多,如、、、、、、等。这些成功的影视改编涉及到的题材,都有可能会带动新的网络小说写作,使言情、军旅、后宫等题材持续火爆。

而另一种认可,则是作品变成纸质书出版。“孑与2”
表达了他对纸质书的渴望,他一直希望能有一本纸质的小说出版,对他而言,纸质书是一种肯定。随着电子媒体的发达,并不是所有网络作家都有纸质书情结,认为只是承载的媒体不同而已。

图片 2

文学是时下最重要的出版板块,所谓文艺类新书和畅销书,至少有二分之一,来源于网络。文学是时代的风向标,但是文学期刊等所生产的“文学”已经越来越代表不了时代的风向标,而网络文学所生产的“文学”却越来越靠近大众的流行趣味和社会潮流的走向;植耕于全民自由写作的互联网精神中,文学的“言语即生产力”得到了真正的释放,所以,网络文学十年,诞生了自己的经典、传统和风格。

还有一种认可,就是以“加入作协”的方式。今年,网络文学界最大的一则新闻就是,不久前,中国作协2013年会员公示名单中,《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步步惊心》作者桐华、《裸婚时代》作者唐欣恬等16名网络作家“上榜”。有学者认为,加入作协,是主流文学对网络文学及网络作家群体的最大认可,而网络作家自己也愿意接受这个“身份”。


于是,2011年,“第一次”在传统文学界和评论界出现了这样的声音:研究“主流文学”,不如研究“网络文学”?网络文学代表着文学的未来?或者说,网络文学之路,是不是可以给纯文学突围提供某种程度的借鉴和启示?

虽然“身份”已获认可,但人们的一些疑虑并没有随之消失。在很多人眼里,网络文学表达上更多以娱乐化的形式存在,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尺度总是大于传统作家,过于天马行空、方法玄幻,甚至不顾社会责任迎合部分读者的“重口味”。如果仅仅为点击率疯狂写作,含金量只会越来越低。网络文学如何做到不仅仅是迎合,摆脱逐利心态,才有可能涌现真正优秀的作品。记者
李福莹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并不是对立的。

无论怎么问,其实质都是一种:我们在变相地承认,要解决传统文学所面临的困境和所直面的挑战,我们必须要“向网络文学看齐”。网络评论家庄庸提出,第一,研究传统文学生产机制。第二,洞悉网络文学新生产机制。第三,找出其中可以互相补充、同融共生的路径。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并没有掌握网络文学的核心生产机制。所以,如何能够知道它与传统文学生产机制的区别,并了解两者之间的差异,互相补充,同融共融成为2012年网络文学发展核心的关键。原文地址:

传统作家眼中的网络文学

他们只是很多程度上来说功能不统一。

莫言:30年前也会成“网络作家”

就像上面所说的,网络小说仅仅是用于娱乐的,他的价值在于娱乐。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近日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并无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至今还记得,教会自己用电脑的是老作家韶华。那是1987年,当时已经60多岁的韶华给莫言演示如何用电脑,莫言的第一个感受是——“多慢啊,敲半天才敲出一个字儿”、“自己永远都不会用电脑”。不过,莫言后来还是买了一台486电脑,但那时的他又觉得,上网离他很遥远,“自己一生都不会上网”。
而如今,莫言早已熟练地上网看新闻,收发邮件。“如今年轻人几乎一切都可以在网络上完成,网络甚至变成国家和国家之间较量的战场。现在不管是否喜欢,每个人都跟网络产生了不可分割的联系。”

而传统的文学更多的可能在于传递思维,启迪人性等价值。

莫言认为,文学跟网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为文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不管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本质上都是文学。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莫言甚至表示,如果30年前有网络,他肯定也会选择网络创作。那时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文字,只能通过向报纸杂志投稿,文学门槛很高,现在网络的出现降低了这门槛,提供了更多的途径。

正如当初明清小说刚出现的时候。

刘震云:文学门槛因网络而变低

相对于传统的文学来说。

“当文学不再只出现在印刷纸上,而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也出现的时候,它一定会变成另外一种特别奇异的花朵。”刘震云认为,有了互联网,文学的门槛突然降得特别低,谁都可以进行文学和艺术创造。过去有人说,文学的读者越来越少。但是互联网出现了,它的读者会越来越多。

是不是也是离经叛道呢?

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这样的叫法是不科学的,比较科学的区分是一本一次写成的书和一本分几百次写成的书之间的区别。网络文学最大的特点是每天都在连载,把每天的新创作发出来,但这种创作方式并不只是网络文学才有的。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恨水先生的小说在申报连载,也是每天在发。这样的连载小说,特别适用于盗墓、爱情、武侠题材,因为它是情节小说。

古龙金庸他们写出武侠小说的时候。

苏童:网络也应生产“慢文字”

是不是也被人认为是精神鸦片呢?

苏童认为,纸上的作品,也可能生产得特别快,而网络也可以有“慢文字”。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哪种更属于快餐阅读,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的写作诉求。

图片 3

“很多时代会质疑作者的身份,我认为不必拘泥于这个话题,更重要的是虚构会不会死。任何时代,人类的精神永远有空间腾出一部分做一些不那么实用的事情。”苏童说,我们被认定为所谓的传统作家或者网络作家,都是抱着虚构做一些事情,一定意义上,价值是一样的。对一个作家来说,更重要的是写作态度和诉求。


蒋子丹:曾经踏入过陌生领地

网络文学经过二十年的发展,经过了数个时期。

蒋子丹曾以长篇小说《囚界无边》,一脚踏入网络文学的陌生领地。她认为,网络写作的语感和书面写作的不同之处,首先就是语言口语化的强制性。网上写作会觉得时时有一些读者就隐身在自己周围,听你讲故事,并随时都可能与你交谈。这个语境要求你不能自说自话,不能用文绉绉的书卷语,非得生动形象不可。

但是相对于文学史的生命来说,还是个年轻的小生命。

蒋子丹说,读书界总爱把所谓传统小说和网络小说分而论之,其实没有必要,也不太合理。以她自身的体验,“传统写作”与“网络写作”之间,差别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

他还需要成长,还需要去适应。

现在网络文学正在焕发着蓬勃的生机,对外输送中国的价值观。

渐渐的与日本的动漫,美国的大片,韩国的电视剧齐头并进。

现在有数据显示,有越来越多的欧美人士喜欢看中国的网络文学了。

wuxiaworld是一家中国玄幻小说翻译网站,现在其日访问量超过百万次。

超过了除了起点网外其他所有的中国网络文学网站。

图片 4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

外国已经有人在写以中国玄幻为背景的网络小说了。

就像我们当初写西方魔幻背景的网络小说一样。

图片 5


请给网络文学多一点时间。

请给网络文学多一点宽容。

相信他会还你一个奇迹。

图片 6

祝您生活娱乐。

回答:

网络小说,从本质意义上来说,也是小说,只不过,发表的途径不同,省去了开版印刷这一步骤。

除此之外,初稿,初审、审核、校验、修订、发表,基本都是这样一个套路,由于网络环境相对宽泛,所以,基本上除了几个很大,很正规的网站,会分的这么细,大部分网站都是初审即终审,校验即修订,修订后直接发表的过程。

图片 7

我觉得,之所以,网络小说成为一个有些炸眼的词汇,主要是因为,前些年传统纸质媒体,普遍对网络作家有一种歧视的态度。当然,这几年好一些,像余秋雨、莫言、韩寒、钱文忠等等,很多的传统媒体作家、学者,也开始将作品与网络衔接起来。

之前,之所以存在“网络小说不好”,这个刻板偏见的印象,主要还是受当时中国版权意识不强的影响。

各位想一想,动辄上百万字的小说,一分钱不花,或者就算花,也是几块钱,十几块钱,然后就能畅快淋漓的读完整套作品。你让那些依靠几十块钱杂志、几百元钱套书的人,怎么活?

有人说,你这说法有些偏颇,网络小说,作者水平参差不齐,作品水平有限,难以与纸质小说相比,吧啦吧啦的。

图片 8

各位,我觉得这样说,就是拿共性比特例,对不上茬儿。

你觉得明清写小说的,靠小说养家糊口的,就吴承恩、罗贯中、曹雪芹、施耐庵这几个人吗?是,还有,冯梦龙、凌蒙初、蒲松龄、刘鹗等等第二梯队的,你再查资料,查所有资料,能列出几百位,第三、第四梯队的文学作家,难道就这些人在写小说吗?每年科举考试的莘莘学子有多少?

他们,都当官了吗?还是,他们也都靠着手里的笔,在写着不同类型的文字,来养家糊口,有的成名了,有的被历史淘汰了?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非常的大,纸质媒体的小说,只不过是时代不同而已,传播通道不同,传播范围不同而已。

图片 9

不说别的,就单单拿三叔的《盗墓笔记》,来和某北方某江的文学小说杂志来比较(不说名字了,事儿多),你觉得哪个更加精彩,更加的有文学性?我一次在图书馆里,翻了一本某小说杂志集,里面“污言秽语”、“错字滥句”,把我吓了一跳,这,这怎么可能?编辑是不是有些太那啥了啊?

这绝不是笔者在这乱说,现在,一些传统媒体的纸质书籍,因为销量很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严谨、博学,基本是,给钱就能出版。

说了这么一大套,就是一个观点,未来,不,应该就在这些年,随着文化版权意识的逐渐提高,版权保护机制的逐渐完善,加上近些年流量经济的发展,网络小说这一词汇,终会消失,传统纸质媒体必定会与网络整合一起。

回答:

目前网络文学的用户数量巨大,目前接近3.5个亿,市场规模达到近90亿元,使用率接近50%。

但近两年,网络文学平台用户规模增长正在逐渐放缓,而且现在网文的收入来源比较单一,很多的网文平台主要收入来源依靠订阅,或者是按字卖钱的模式。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行业依旧有活力,而且是正处于成年阶段,从稚嫩走向成熟。

现在网文的发展相对完善,只要肯付出时间,愿意虚心学习,想赚一些钱并不难。

只要你的文笔不是太差,即便你写各种各样的小白文、升级打怪文等,只要能坚持每天更新4000字,一直坚持到两个月后上架,那么你会发现,月入4000很简单。

而且100万字是一个坎,如果你过了这个坎,说不定能月入过10000。

回答:

什么是网文?
我个人对网文的理解是与网络连载平台密切关联,凭借并根据网络而生的

小说。

并没有受纯文学界认可的佳作, 网络小说家的努力方向是讲故事,故事抓人 ,

文学奖作品是表现文学艺术 。

方向不一样
,没有可比性。图片 10

优秀的网文也可以带来高质量的阅读体验,情节或许不隽永但精彩,人物或许不深刻但

生动,思考或许不高远但认真,积淀或许不深厚但实在,想法是有的,批判也是有的,

讽刺是有的,影射也是有的,浪漫主义是有的,现实主义也是有的(当然后现代那一套

一般人都看不懂的,大概是不怎么有的)不过多多少少要披上娱乐性的外衣,或者向阅

读体验方向去妥协。

比如得过茅盾文学奖的《繁花》在网络上连载过,但是这本书的受众群体和所得的肯定

成就基本不来源于网络,所以我们可以说网络文学的最高点是茅盾文学奖?

回答:

有需要就会有市场。既然是市场当然也就有爱好取舍的存在,网络小说为爱好文学的人,和为了生存的人,提供了平台和经济来源,这也必然会道致两种倾向:一个是纯文学的具有鉴赏性的作品;另一种则是为了迎合读者的趣味性强却不免庸俗的东西。如何取舍还在于头条大师们的口味。

相关文章